48年了,他终于能喊一句妈妈了……

2022-01-24 22:05 来源:北京青年报 作者:佚名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48年了,他终于能喊一句妈妈了…… 来源:青瞳视角

在山东生活了48年的冯晓(化名),今年决定举家来浙江过年。他是山东临沂兰陵县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,大半辈子都和农活打交道。这个中等个头,穿着朴素,因为常年做农活而皮肤粗糙的中年男人,生活其实还算幸福。他和妻子膝下有四个儿女,其中还有一对龙凤胎,做父母的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,孩子的成绩表现也都不错。可为什么要来浙江,要来杭州?甚至在决定举家来一趟杭州前,他都从未踏足过浙江这个地方。一个月前,从杭州打来的一通电话,改变了他后半辈子的命运。

48年前,生活贫苦的父母作出艰难决定

把双胞胎哥哥送养他人

生活,总比故事要来得更为离奇曲折。

一个月前,杭州西湖公安分局的“寻人总司令”通过当地警方,要到了冯晓的电话号码。打过去,隋永辉自报家门,大致把来意和冯晓说了说。

“你的亲生父母和双胞胎兄弟找到我,说希望能找到你。他们说,你在出生三个月的时候就被抱走,父母如今年已古稀,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你一面。”

冯晓听到这几句话,并没有特别惊讶,似乎更像是得到了一个等待许久的答案,平静地听着。

(相认现场)

更多的细节,还是后来冯晓来到杭州后,隋永辉和他转述的。

1974年的秋天,生活在浙江嘉兴的姚阿姨一家即将迎来一个大喜事,可全家人却被愁云所笼罩。

11月1日,一对双胞胎男孩呱呱坠地。夫妻俩犹豫又纠结,可已经有一个儿子了,再添两个男孩怎么养?这个家庭怎么撑得下去?

“办法”并不是没有。在得知是双胞胎时,就有亲戚向姚阿姨提出一个解决方法:生两个,送养一个。

姚阿姨看着襁褓中的两个儿子,哥哥看着,强壮活泼一点,弟弟看着,安静,有点弱小,幸运的是,两个孩子都很健康。丈夫丁师傅看出了妻子的不舍,觉得只要一家人在,怎么熬都熬得过去。面对上门的亲戚,他还是婉拒送走亲身骨肉的提议。

丁师傅为此更加拼了命工作,可收入却仍不足以让家庭变得殷实,双胞胎孩子也因为没有良好的营养,身体也越发瘦弱。

再次纠结中,姚阿姨下了狠心,决定将双胞胎里更壮实一些的哥哥送养,并联系上中间人,嘱咐“一定要给孩子找个值得托付的家庭”。

丁师傅听到妻子的决定,也只能长叹气,默默点头同意。

养父母一生勤恳,对他视如己出

这几十年,他也一直想找到亲生父母

命运就在此时给这对夫妻开了两次玩笑。就在送走儿子的几个月后,丁师傅因为勤恳工作的优异表现,被单位加了工资,生活条件有了明显好转。姚阿姨听到这个消息,下意识就要把孩子找回来!

可这个提议却被中间人拒绝,并表示不要去打扰孩子。姚阿姨磨了半天,只听说儿子过得还不错,只能作罢。

转眼间,四十多年就这么转眼即逝。

隋永辉在打这通电话前,其实有些担忧。和其他寻人不同,这次的主人公冯晓并没有和家人生活的经历,他愿不愿意重新接纳这个家庭,心里还会不会有什么芥蒂?

直到电话接通,事情讲完,冯晓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:“隋警官,我们这里民警来采集我的DNA时,我就已经猜到找到我的父母了,这几十年,我也一直想找到他们!”

(相认现场合影)

原来,当年冯家的一位亲戚正好在嘉兴打工,后来就从中间人手里接走了冯晓,并带回山东临沂。冯晓的养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,一生劳作,勤勤恳恳,因为不能生育,所以始终把这个孩子视如己出。

在山东长大的冯晓,后来也接过了父母的班,成为了一位农民。同时,他也慢慢了解到自己可能“不是亲生”的。

“小时候那会,村里就有人在开我玩笑,说我是抱来的,但我没有找我的养父母求证。因为他们把我当亲儿子看待,把最好的给我吃,给我用,我不愿做这个不孝的事。”他说,“这些年,我心里一直有遗憾,在结婚的时候我还在想,要是我的亲生父母也在,能看我成家长大,那就好了。”

这几年,冯晓的养父母去世,他也曾动过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。可知情的老人都已经不在人世,我从哪里来?这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答案了。

48岁的冯晓现在已是4个孩子的父亲。直到民警找到他并告诉他被送养的始末后,他内心终于释然,郑重地回答“我非常愿意和我的父母重聚”。

后来,山东警方通过走访当地村民和跟冯晓本人核实后,明确冯晓确实不是其父母亲生。

冯晓抑制住激动的情绪,特意等到孩子都放假了,这才一家六口人来到杭州,和自己的亲人见第一面。

如今一家人已经摆脱穷困

这些年,他们也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孩子

得知消息激动万分的人,又何止冯晓一家。丁家早已摆脱了当年的穷困,丁师傅和姚阿姨的两个儿子也都争气,大儿子考上了清华,后来去美国发展,双胞胎弟弟也考上了当地的公务员,陪伴二老。去年12月初,冯晓的双胞胎弟弟丁先生看到新闻,就联系上了永辉工作室,希望能帮忙找自己的亲生哥哥。接到求助后,永辉工作室根据双胞胎特有的相貌特征,通过大量的比对工作后发现了丁先生与山东的冯晓(化名)高度相似,工作室立即和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联系,由山东警方核实跟进冯晓相关线索和采集DNA,永辉工作室负责采集丁师傅和姚阿姨的DNA入库。一配比,果然证明了冯晓正是丁家的儿子。消息传来,让整个丁家都轰动了。姚阿姨想到这里,又开始泪如雨下:“这些年,我们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孩子....当年被中间人婉拒之后,我们又何尝没有试过再把孩子带回家?老幺十几岁的时候,我们已经不穷了,已经养得起了,我想了很多办法去联系这个中间人。我就想,说什么都要把孩子的联系方式要来,说什么也要把孩子带回家!可我们后来找到这个中间人的时候,她已经老年痴呆了,记不起事情了,甚至不记得有过这个孩子......”儿子,就这样消失在了姚阿姨和丁师傅的世界中。二老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孩子回家时候的场景:孩子长大了,带着妻子孩子回来,亲切地叫自己一声“妈妈”。甚至有时候会看着老幺发呆,会想到另一个儿子的模样。这一刻,最终在今天(1月24日)的上午成为了现实。

大门打开,他跑过去跪在母亲身前

“48年了,我终于能喊一声妈妈了”

今天上午的认亲现场,隋永辉特意做了一个简单的仪式。他先让姚阿姨和丁师傅一家提前来到西湖分局的报告厅里,并让冯晓晚两分钟再进来。

在门外等待的冯晓,隔着门听见自己爸爸、妈妈、兄弟的声音,早已抑制不住情绪,哭成了泪人。当门打开的一瞬间,他一边大哭,边张开双臂朝姚阿姨跑过去,跪在了妈妈身前。

“48年里,我没有喊过一句妈妈,今天我终于能喊出来了......”冯晓带着哭腔。

情绪稳定些后,他叫来自己的四个孩子,一一上前让爸爸妈妈和叔叔相认。

“这个年,我们全家都在浙江过!不回去了!因为我的家就在这里。”冯晓说。相貌相似的兄弟俩互相抱着,轻抚着对方的脸。这些年,反倒是当年瘦小的弟弟个头更高,但两人的眉宇和面向,几乎一模一样。

如果没有当年的决定和意外,冯晓或许会和他的双胞胎弟弟一样,在嘉兴本地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照料父母,陪伴家庭,甚至可以和他的大哥一样,去国外寻找自己的成就。

可他不觉得有什么遗憾。他和自己兄弟紧紧搂着,说此生能相聚相认,就已经没有遗憾。

丁先生也搂着哥哥,说出了哥哥48年都未曾知道的答案:我们共同的生日,是1974年11月1日。

冯晓眼里含着眼泪,“我这辈子都会记住的。”

(西湖公安、杭州日报)